?

淡定的日本公共图书馆

2019-10-23 05:10:04 看世界 2019年21期

陈言

东京作为日本最重视防火的城市,如今其地铁口、地铁车站的中央部分,依旧设有大量的报刊书亭。保洁员每天能从地铁、轻轨、新干线车辆上,清理出大量的报纸、漫画、口袋书等。旧报纸通常被临时堆放在车站的垃圾箱里,一旦出现火灾,估计灾情会迅速扩延。但东京都政府从未使用“防火条例”驱除报亭。而几十年中,东京的车站也从未发生过因为报亭、乘客大量丢弃废报纸而出现火灾的情况,也真是幸运。

在日本的地铁里、轻轨上,如今很多人依旧拿着书报在看。尤其那些可以装在口袋中的书籍,读的人就更多了。读者去书店买书时,这种口袋书往往被放在比较显眼的位置,内容相当杂志化。最新的时事问题、人们议论最多的事项,往往很快就有相关的口袋书出版,价格和一本月刊杂志差不多。

去图书馆的话,想借一本口袋书,不是没有,而是比较少,或者借的人太多,能顺利借到的机会也比较小。日本的图书馆,主要收集的是那些大部头的书。读者看完了就把书塞进图书馆门口设置的高高大大的还书箱里,借和还都非常方便。

并不是说电子阅读对图书馆没有任何影响。在日本读电子版书报的人也不少,这些人自然分离了一部分本该去读纸质书报的人,这让图书馆开始发生变化。

比如鸟取县图书馆,那里集中收集高龄问题及医疗、健康方面的图书。图书馆发现,高龄的人更愿意看书,他们关心医疗及健康问题。既然读者有这方面的浓厚需求,图书馆当然会去想方设法满足。经过几年努力之后,鸟取县图书馆便以收集高龄及医疗健康方面的书籍著称。即便是离那里稍微远一些的人,也愿意去那里寻找相关图书。

在日本一个人口不多的区或者村,也会有图书馆。去这样的图书馆,更能了解日本这个国家的文化特点。这两年,随着日本政府对韩国态度的转变,厌韩书籍在书店里堆成了山,在数量、品种等各个方面,超过了日本过去丑化另一个东亚国家的书籍的“丰富”程度。但在图书馆里,厌韩或厌华的书籍非常少。换言之,书店里的情况并未在图书馆里出现。

笔者在日本的村或者区的图书馆,少不了和那里的司书交谈两句,问及右翼或者反日、厌华厌韩的某些书籍的收集情况时,司书相当敏感,表示他们当然会考虑收集中的多样性,但更注重的是中立性,不会因为国家领导喜欢某个右翼作家的书籍,而将这样的书购买进来,也不会因为读者关心反日或者厌韩问题而去收录。图书的选择,由专业委员会进行,公正与多样性是选书的原则。

如果看到日本书店里厌韩书籍汗牛充棟,感觉日本这个国家出现较大偏差的话,建议去最普通的图书馆看看。如果那里波澜不惊,说明日本民众尚未被流行舆论洗脑。

看到那么多日本人依旧在读书,而且很多人会去图书馆借书看,那里的图书收集更看重读者在身心健康方面的长期需求,笔者感觉这个国家不会简单地被流行舆论改变对外观点。

?
真人花牌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