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兄还债500万 信义“菜农”愿留清白给子孙

2019-10-18 01:10:27 职工法律天地·上半月 2019年6期

张东亮

3月16日,人民日报新媒体发布简讯,点名表扬了信义弟弟陈文华的感人事迹。在外地做工程的哥哥意外身亡后,留下近500万元巨债。但这些欠款大多缺少书面证据,法律也没有兄债弟偿的规定。然而,逝者最小的弟弟却不顾家人和亲友劝阻,揽下了这笔本应随着哥哥离世而消失的“烂账”。他变卖家产、刨地种菜、省吃俭用,在数年间偿还了大半债务……“傻弟弟”为何要这样做?

哥哥意外身亡 500万巨债找上门

2014年10月,陈文华尚未从哥哥猝然离世的悲痛之中走出来,就被一群讨债人围住了家门。

“老陈,我们也知道,找你要这些钱有点说不过去,可现在你二哥走了,他的家属又没有偿还能力,我们也要吃饭活命,不找你还能找谁去啊?”一个包工头苦着脸对陈文华说。

“是啊文华,看在我们曾在一个工地上打过工的份上,你先把我这62000元还了行不?我老婆刚做完手术,家里欠了一屁股债,还要供养孩子上学,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一个衣服上带着泥渍的农民工,拽着陈文华的手哀求道。

“你们凭什么啊,有没有法律意识?二哥生前欠你们的钱,怎么能把账算到我家头上来!”陈文华的妻子吕丽平气得面色通红,愤愤不平地说道。

1970年出生的陈文华,是江苏常州溧阳县竹箦镇人,在三兄弟中排行老小。早年间他曾随二哥外出打工,从建筑小工到技术型的钢筋工,再到和兄弟俩一起到无锡市做包工头,凭借吃苦耐劳和诚信口碑,陈氏兄弟渐渐过上了富裕生活。

直到2008年3月,陈文华因身体原因需要回家休养,才离开建筑行业返乡。当时,他和二哥也算清了账,兄弟俩之间并没有任何债务。

回到常州竹箦镇家乡后,陈文华和妻子办起了养老院和农庄,在他们的苦心经营下,生意越做越红火。

2014年9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打破了陈家的平静生活。陈文华在无锡做工程的二哥驾车出差,途中不幸发生意外,连车带人坠入河中,等被人发现时已经溺水死亡!

二哥的猝然离世,给整个陈家带来了难以承受的打击。为哥哥操办完后事,陈文华显得精神恍惚,他时常叹惜生命的脆弱,晚上常对妻子念叨自己和二哥一起在外打拼的点点滴滴,乃至他们的童年往事……

然而,陈文华尚未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走出,家里就陆陆续续来了不少讨债的人。有建筑材料商,有包工头,大多数是一些农民工,都称陈文华二哥欠着他们的钱,四五十个债主的钱加一起高达486万多元……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倾家荡产又如何 天价欠款我来还

大家听闻陈家老二意外身亡,纷纷来到他的家乡讨债,却发现因近几年经营不善,死者的家境并不好,妻儿根本不具备偿还能力!而陈家老大是一位普通农民,指望他还巨款更无望,于是大家就想到了老三陈文华——他办着养老院和农庄,应该颇有积蓄!

但陈文华的妻子和亲友邻居们,都觉得这些人找他讨不着债,敬老院的员工也觉得陈文华太冤,纷纷劝他:“你别乱应承啊,那可是500万元天价债,倾家荡产你都还不清啊!”

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厚道人,妻子吕丽平也担心陈文华一时冲动答应人家,特意给他打“预防针”说:“即使他们有欠条,这笔钱也不应该找我们要,我都咨询过律师了,咱家又没继承二哥半点遗产,从法律上说你也没有替咱哥还债的义务啊!何况他们大多数人连个书面字据都没有,这根本就是些死账了。”

大家说的这些道理,陈文华都懂,而且二哥的这些欠款,有一些他清楚,另外一些他根本不知情。但他最终的选择却是主动站出来,替哥哥担下了这笔巨债。“我二哥生前很讲信用,死后不能让他因为这个背上骂名,他欠大家的债我都背了,请给我点时间慢慢还上!”陈文华向所有讨债人宣称。不仅如此,他还给那些手上本没有任何字据的农民工,主动补写了自己签字的欠条。

“你疯了吗?这可是500万的债,咱辛辛苦苦半辈子也没挣到这么多钱啊,你怎么能乱认账!”债主们怀着忐忑之心离去后,吕丽平又惊又怒,性格温和的她破天荒地冲丈夫发火了。

“咱也是從农民工过来的人,你还记得吗老婆,有一年寒冬腊月,眼看要过年了,我还骑着辆破白行车,一趟一趟冒着雪去工头家要血汗钱,不仅一分钱没要到,还被他侮辱一顿。最后,还是你从娘家借的钱,我们才给孩子买了身新衣服,去集上割点肉包了顿饺子……”陈文华眼眶泛红地说。吕丽平听了这话,往事涌上心头,眼中也不由隐现泪光。

陈文华继续开导妻子说:“二哥欠的钱,大多数也是这些农民工兄弟的,虽然每个人平均并不多,但都是他们辛苦一年的血汗钱,也都有一个个家庭要养活啊。”听到最后,吕丽平泪流满面。丈夫做错了吗?自己当年不正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诚实善良,又能吃苦,才决定嫁给他的吗?她最终含泪点头,支持了陈文华的大义之举。

随后,陈文华做了一个详细的还款计划表,所有欠款人、欠款金额和还款日期写得清清楚楚。虽然他有些积蓄,但面对近500万元的欠款还是远远不够。考虑再三,陈文华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和自营农庄。再加上养老院的收入,第一年,他就先把亡兄欠所有农民工的钱偿还了大半。看着抽屉里那一大摞欠条的厚度减少很多,陈文华心头的重石,也变轻了些。

接到陈文华按时送来的还款,债主们感慨万千,一些农民工更是眼含热泪拉住他的手说:“老陈,你是大好人呐!我一开始心里还没底,没想到你真会月月给我们送钱来……”发展到后来,不少已经收清了账的债主都成为陈文华的朋友,每当逢年过节都会携礼品主动看望他。

还款的担子有所减轻,陈文华又把精力扑在了养老院上。为节省开支,他和妻子做饭、照顾老人、深夜巡查,样样都自己干。近几年蔬菜价格不断上涨,为了节约养老院的运营成本,并能让老人们吃上自己种的新鲜果蔬,陈文华还开辟了一个菜园和果园,每天起早贪黑地忙活,脸也晒黑了不少,慢慢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兼职菜农”。

信义弟弟的心声:愿留清白给子孙

几乎倾家荡产的陈文华,还把养老院每月2万元左右的结余,全部用于替亡兄还债。他们全家人的生活所需被一再压缩,陈文华夫妻俩已经连续几年没添过一件新衣服,没去饭店吃过一顿饭,陈文华连烟都戒了。打理养老院之余,他们种植的果蔬吃不完,就拿到集市上卖一些,充当全家人的开销。

这时,一些原本视陈文华为“傻子”的邻居,也渐渐理解了这个凭良心做事的好人,并对他心怀敬佩:“这就是人家代代相传的家风啊,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他的所作所为,简直让社会上那些有钱不还的‘老赖们羞死!”每到果蔬成熟季节,陈文华一家三口齐下手也忙不过来,他的亲属和邻居们都会去充当义务帮工……

都说由奢入俭难,让一个享受惯优渥生活的孩子吃糠咽菜,就更难上加难了。以前因为家境富裕,陈文华的儿子陈豪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2017年10月的一天,陈豪过17岁生日,往年都要在当天请一帮朋友吃饭唱歌的他,却被父母留在家里吃了顿家常饭,只比平时多了两样菜,和一个巴掌大的小蛋糕。简单吃了几口,陈豪就把筷子扔在桌上,气鼓鼓地回卧室了。面对母亲的劝说,他依然怨气冲天:“还债还债,咱家现在就围着这个转!房子没了,农庄没了,现在连我过生日请几个朋友玩玩的钱都没了,凭什么啊……”

陳文华走过去,耐心而严肃地对儿子说:“钱没了可以再赚,人的名声坏了,却没法修补过来。我的爷爷和父母从小就教育我们,做人要踏踏实实,诚实守信。我替你二伯还债,不光是不想让他死后背骂名,也是为了给你,给子孙后代留个清白的好名声!”儿子听了似懂非懂,一旁的妻子却不停地点头。现在,吕丽平已经完全能理解丈夫,并赞同了他的观点——给孩子留下万贯家产,也不如留给他们清白的声誉,重守信义的精神财富!

为了让儿子由奢入俭,体验到生活的不易,陈文华会在假期带他去街头卖菜,去敬老院做帮工,带着钱去给生活清贫的农民工家庭还债……在父亲身体力行的影响下,陈豪渐渐由一个爱享受、好攀比的孩子,变得成熟懂事起来,学习成绩也一路攀升!

转眼4年多过去,截至2019年3月,陈文华已经替死去的哥哥偿还了380多万元欠款,剩下的100万元,他计划在两年内还清。“哪怕身体上再苦再累,生活再贫困,也比每天醒来都有百万的债压着强,那样心里累啊,我必须尽快还清哥哥生前的欠款。”

陈文华说,等还完了债,他最想做的事情是带家人去旅游。“无债一身轻,到那时候,我们看到什么风景都是最美的!”

?
真人花牌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