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客为叙利亚吵翻天

2019-10-18 04:10:10 环球时报 2019-10-18

●本报驻美国、埃及特派记者 张梦旭 黄培昭 ●任重

“特朗普总统发现自己正越来越孤立”——据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0月16日,美国众议院以354票对60票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一项两党决议,反对特朗普下令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军。之前无论在“通俄门”还是“通话门”中都无条件站在特朗普一边的共和党议员,这回居然也大多数加入了反对总统的行列。随后在白宫召开的国会两党领袖与特朗普围绕叙利亚撤军的会谈,以特朗普怒骂众院议长佩洛西是“三流政客”、佩洛西等民主党大佬“摔门而出”,随后这两位均已年过70的政客在推特上互相攻击对方“病得很厉害”而告终。17日,特朗普的左膀右

臂——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带着“修复裂痕”的使命赴中东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会晤。然而埃尔多安似乎并不打算给这个阵容豪华的美国代表团多大面子,17日,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继续推进战事,而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埃尔多安将特朗普呼吁停战的信扔进了废纸篓。

佩洛西与特朗普对骂

16日,包括佩洛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内的国会领导人就特朗普的从叙利亚撤军决定在白宫听取政府简报,讨论土耳其出兵攻打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危机。这是众议院自9月底开始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以来,特朗普和佩洛西首次面对面。这次会议前几小时,众议院通过决议,谴责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以及抛弃库尔德武装的决定。

据报道,特朗普从会议一开始就滔滔不绝,夸耀他向埃尔多安发出措辞严厉的信函,信中指责对方出兵叙利亚并威胁称:“如果你不想为屠杀成千上万人负责,那我也不想为破坏土耳其经济负责。”他还一再淡化上万名可能会趁乱从狱中逃出的“伊斯兰国”(IS)武装分子的威胁,说美国没必要担心“7000英里外的恐怖分子”。

随后,这场白宫会议演变为激烈的叫骂。据美媒报道,在佩洛西指责特朗普撤军可能让IS死灰复燃后,特朗普当面骂佩洛西是“三流政客”,会场气氛十分僵持。随后,众院民主党二号人物霍耶与佩洛西站起来走人,特朗普则在后面喊道:“再见。我们投票时见。”参院民主党领袖舒默随后也走出会议室。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佩洛西出门后对记者说,“他(特朗普)只是处理不了,所以他有点崩溃了”,“我认为我们现在必须为他的健康祈祷,因为这是总统的一次非常严重的崩溃”。舒默则批评特朗普在会上“羞辱人”,“这不是一场对话,这是肮脏的指责”。霍耶称:“特朗普对待众议长的态度让我们深感冒犯。我服务过6任总统,类似的会开过许多次。我从没见过哪位总统如此对国会不敬。”

而白宫新闻秘书格里沙姆则回击称,佩洛西离开会谈“莫名其妙,但并不令人吃惊”。他说:“佩洛西无疑是来倾听一场重要的国家安全问题会议,并应为之建言献策。但民主党领导人选择了摔门而出,在记者面前发牢骚,剩余的人则选择继续待在会议室,为国家工作。”

会后,特朗普在推特上放了一张开会时佩洛西起身指责自己的照片,备注:“南希精神崩溃了!”紧接着,他又在推特上放了民主党人离席后空着位子的照片,备注:“无所作为的民主党人。佩洛西和舒默冲出会议室!”佩洛西随后在推特上也放上自己起身指责特朗普的照片,也攻击对方“病得很厉害”。

来自共和党盟友的打击

而对特朗普造成的更大打击来自共和党内部。当天众院投票反对从叙利亚撤军,其中有多达129名共和党议员也投下支持票。

通常是特朗普盟友的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16日称撤军决定是特朗普执政期间所犯的“最大错误”,称特朗普当天的言论“完全削弱了彭斯和蓬佩奥前往土耳其敦促埃尔多安停火并与库尔德人谈判的努力”。他在推特上写道,“我担心,我们将来有可能找不到反对IS势力的盟友,IS将死灰复燃,而伊朗在叙利亚崛起成为以色列的噩梦”。他还说,如果IS卷土重来,特朗普手上将沾满美国士兵的鲜血,“我希望特朗普会调整自己的想法”。

对此,特朗普当天在推特上回应称,格雷厄姆幻想在未来1000年与美国大兵一起生活在中东,继续参加与美国无关的战争,“但我想离开中东”。特朗普还说,他是唯一能为美军的安全着想,将美国军人从荒唐、昂贵、遥遥无期的战争中带回家的人。

16日,特朗普还在记者会上说,“库尔德武装有可能构成比IS更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他们都不是天使”。他再次坚持从叙撤军的决定:“如果土耳其进入叙利亚,这是土耳其与叙利亚的问题,而不是许多白痴想让你们相信的那样是土耳其与美国的问题。希望土耳其和叙利亚自己解决此事。”

然而,在特朗普做出上述表示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却在记者会上称库尔德人是伟大的战士和极其有价值的盟友,“我希望表达对库尔德人的感激”。麦康奈尔没有点名特朗普,但表示叙利亚的局势令人担忧,“希望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能够修复受到伤害的关系”。他补充说,土耳其也是北约盟友,美国不应破坏两国关系,进一步将其推向俄罗斯的怀抱。

彭斯能叫停“和平之泉”吗

彭斯一行将于当地时间17日会见埃尔多安,为通过谈判达成和解做准备,敦促他在叙利亚边境停火。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7日报道,美国访土高级别代表团中除了彭斯和蓬佩奥外,还有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和叙利亚问题特使杰弗里,他们是“与特朗普最亲密的4个人”,此行的目的是遏制土耳其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

但这些担任调停任务的人,似乎并没有得到祝福。埃尔多安16日告诉英国天空电视台,他无意停止在叙利亚东北部的攻势。他当时还称不会与彭斯和蓬佩奥见面,但随后改变了主意。据半岛电视台17日报道,就在彭斯与埃尔多安展开会谈的当天,土耳其军队继续在战场上推进。据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称,大约30万叙利亚人被迫在土耳其入侵的第一周离开家园,至少71名平民死亡。

“美国自私、草率和不连贯的中东政策令人扼腕”,埃及《第七日报》撰文称,美国先是抛弃与其在同一战壕中打击IS并付出巨大牺牲的库尔德盟友,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网开一面,现在又在巨大内外压力下调整政策,要求土耳其停火,威胁对土实施经济制裁,并派彭斯和蓬佩奥到安卡拉斡旋,凸显美国前后矛盾和混乱的中东政策,也暴露其政策的自私和“美国优先”的局限性。

特朗普政策的反复也令其在国内政治中付出代价。美国“政治”网站评论说,16日特朗普与民主党高层的会议不欢而散,美国最高政治领导人之间的丑陋言辞交锋,再次显示他们的关系坏到罕见的程度。据《华盛顿邮报》报道,麦康奈尔16日告诉共和党参议员们,准备好针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最早可能是感恩节。国会中已经弥漫着一种弹劾难以避免的空气,议员们都预测特朗普会成为美国历史上被弹劾的第三位总统,共和党议员们需要为“保卫总统”做准备。▲

?
真人花牌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