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伯庸访谈录

2019-10-15 04:10:25 润·文摘 2019年9期

问:您写历史人物的最重要的经验是什么?

马伯庸:多看书,可能写得多慢慢就有经验了。最重要的一个经验是,你一定要从当事人的视角和立场看待事情。我们现在写东西很容易事后诸葛亮,觉得这个事情做得不对,这个人好蠢,其实不一定。这个人可能在当时受限,看到的情况没有我们那么多,只能根据看到的信息做一个他认为最优的选择。

问:您创作的历史类故事,有着“气质时代化,意识现代化”的风格,怎么理解?

马伯庸:虽然是古代的故事背景,但他的意识要是现代的。《長安十二时辰》中拯救长安百姓的张小敬身上,就有一种现代人能读懂的平等精神。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张小敬要保护这些真正的平民,愿意付出一切。这是现代人能共情的一种精神,符合现代人的口吻。真正的历史不是这样的。

问:《长安十二时辰》描写的盛唐算是中国的一个盛世,请问在您心中盛唐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

马伯庸:在我心目中呢,盛唐其实是一个海纳百川、容纳多元文化要素的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当时长安城里有来自北方突厥的马具、来自丝绸之路的金银器,甚至很多昆仑奴,就是黑人,还有粟特文化、波斯文化、伊斯兰文化……包罗万象,完美融合在一起。大家能够把各种不同的理念和价值观都放在同样一个舞台上,彼此之间很融洽,长安城的气质非常符合现代都市。

?
真人花牌官网网址